怎么回事?”正在熟睡中的我忽然感觉到阴茎上传来了一阵阵的麻痒,耳 
边也传来了“滋滋”的声音,还有一股酒气。我睁开了眼睛,天还没有亮,房间里很暗,从走廊传来的微弱的灯光透过门缝照在我的身上。一个人正趴在我的双腿之间,在那里“品尝”我的阴茎,一双柔软的手在我的睾丸上弄来弄去的。我挺起了身体,她还在那里,随着我的身体移动也往前蹭了一下,我的手摸索到了她的乳房上,当手指摸到了左面乳头下面一个小小的突起的时候,我就知道了她是谁。 

  “姐姐,你怎么回来了?”我问。“鬼灵精,你怎么知道是我?”姐姐吐出我的阴茎问。你的左面的奶头下长了一个小疙瘩,我摸了无数次了,还不知道啊。”我说。“知道就好,我还不是想你才回来的。”姐姐说。“你怎么半夜回来啊,妈妈知道吗?”我问。 
“公司今天开酒会,才散不久,本来要回你姐夫那里的,可是太晚了,路又远,我就跑回来了。”姐姐说着亲了我的龟头一下。“妈妈知道吗?”我问。“我从后门进来的,一进来就直接奔你这里来了,妈妈还不知道的。”姐姐“那就快休息吧,这么晚了,还胡闹。”我说。 

  “什么?这么绝情啊,人家可是想着你啊。”姐姐说完不由分说便吻住了我的嘴,一嘴的酒气。她紧紧的抱着我,温暖而又丰满的身体贴住了我的身体,我本来正在休眠的阴茎在瞬间变清醒过来,顶在姐姐的臀上。“你的身体出卖了你啊。”姐姐感觉到了我身体的变化,手伸到下面又捏住了我的龟头,手指在上面摩擦着。我的手伸到了姐姐衣服中,摸到了她的乳房上,手指在她的乳头上摩擦着,就像她的手指摩擦我龟头那样。 

  姐姐躺在了床上,分开了双腿,然后把我拉到她的身上,我摸索着将阴茎插进了她的阴道中,开始了抽插………… 

  我二十一岁了,读大学,学校离家很近,所以我成了大学中极少有的走读生。姐姐已经工作了,比我大三岁,妈妈爸爸都是中学教师,现在离婚了,具体什么原因我也不清楚,只记得他们大吵一架后爸爸就搬出去住了,妈妈抱着我大哭一场,几天后就离婚了,家产一分为二,爸爸带走了姐姐,妈妈选择了我。姐姐同我的关系从小就很好,那时候家里还是老房子,我同姐姐每天都睡在一张床上,大家有说有笑的,因为当时年纪小,所以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,直到我上了高中那年。 

  一次在学校里洗澡,同学们看到了我那粗大的阴茎都为之一惊,但是随后看到我那过长的包皮就开始嘲笑我了,说我发育的不正常。都高中了,龟头还没有露出来,然后他们在我面前显示他们那红红的龟头 

   我跑回了家里, 趴在床上在那里生闷气。“怎么了?”姐姐回来后看我躺在床上,就问我。“姐~”我想说,但是还是不好意思说,虽然我同姐姐的关系好,但是还是有点不自然。“怎么了?跟姐还这样不好意思?”姐姐问。于是我吞吞吐吐的把事情说了出来。 

  “哈哈哈哈~~~~”姐姐听了后大笑,起来把门锁上,然后走到我的面前,“让我来给你看看。”“哦?”我犹豫一下,最后还是在姐姐那关切的目光中把裤子拉了下来,粗大的阴茎暴露在姐姐的目光之中。“好大啊,没想到比我男朋友的还大。”姐姐说。她说完双手扶着我的阴茎,左手轻轻的向下翻着我的包皮,慢慢的,当我的龟头露出的时候我感觉到了一阵阵的疼痛。“好疼啊,姐姐。”我说。“忍一下就好了。”姐姐说着把我推倒在床上,然后蹲在地下,双手仍然慢慢的翻着我的包皮,她的手用力的向下翻一下后又松开,让我的包皮自动收回,然后用更加用力的向下拉,就这样反复的运动着。“怎么样?还疼吗?” “不疼了。”我说,确实是不像开始的时候那么疼了,阴茎上传来的是特殊的感觉,在微微的疼痛中有一种压迫感,让我想要释放一样,同时还伴随着痒痒的感觉。 

  姐姐的手力度适中,十个指头一起用上,四处抚摩,让我分散了对包皮的注意力,这样在姐姐上下的套弄中,我的龟头终于露出了一半,但是龟头的一半却正是比较难弄的位置,我的疼痛又加剧了,包皮上面出现了血丝。姐姐看着我痛苦的表情,犹豫片刻后她张开嘴将我露在外面的半个龟头含了进去,温暖的感觉包围着我的龟头,我立时忘记了疼痛,姐姐温暖的唇在我的龟头上吮吸着,还发出轻微的响声,我的阴茎在她嘴唇的吮吸之下又变大了许多,包皮上的血管也清晰的显现出来。姐姐她每舔一下我的尿眼我都感到无比的刺激,仿佛她舔中了我的灵魂一样。她的双手并没有因为口舌的加入停止动作,还在继续轻轻的上下套弄着。 

  我坐在那里,感觉到四肢都没有力气了,我真想就这样呆上一辈子,那舒服的感觉是以前我从来没有的,而姐姐也专著于吮吸我的龟头,眼睛里发出了贪婪的目光。阴茎上传来的快感已经升华了,我感觉到有东西要从阴茎里喷出来一样。姐,我……”我还没有说完,姐姐忽然猛的用力将我的包皮翻到了最大限度,我只感觉阴茎上一痛,接着是如飞起来般的感觉,快感从阴茎蔓延到全身,在我身体各条神经里游动。一股白色的液体从我的尿眼中飞出,姐姐用手护住了面部,白色的液体喷在她的双手上。 

  我无力的倒在了床上,阴茎上下的颤动着,还有一点液体从里面流出,此时整个龟头已经完全的露了出来,包皮套在我龟头的下面,皱皱的。“现在好了,快去厕所洗洗吧。”姐姐在我的阴茎上弹了一下说。我从床上爬了起来,然后穿上裤子向厕所跑去,到厕所我才发现,在龟头以下的部位粘了一层白白的东西,粘粘的,我用手搓了一下,还有些难闻的味道,于是我放肆的冲洗了一番。 

  当天晚上我吃饭都感觉特别的香,虽然同姐姐还是一样打闹说笑,但是总有种怪怪的感觉,吃完饭后我去上晚自习,在厕所内我向那些嘲笑我的家伙展示了一下我重获新生的阴茎,他们没话说了。我是同姐姐在一个房间睡觉的,不过妈妈给我们定了规定,要我们反方向睡觉,我的头同姐姐的脚相对,姐姐的头同我的脚相对。姐姐已经躺在那里了,我也脱了衣服后躺了下来,手不自觉的摸着自己的阴茎,大脑里想的是姐姐今天给我套弄时的感觉,手开始上下的模仿姐姐的动作,但是怎么模仿还是不对,我看了看姐姐,她盖着毛毯,身体上下的起伏,好象睡的很香的样子。 

  我轻轻的掀开姐姐的被子,然后手在她的脚心上轻轻的挠了几下。“呵呵,好痒。”姐姐笑了,原来她还没有睡着。“能……能不能再给我弄一次。”我吞吞吐吐的说。“可是可以,不过有个条件。”姐姐说。“什么条件你说吧。”我兴奋的说。“不要告诉妈妈,爸爸,还有就是你要帮我舔我那里。”姐姐指着下体说。“好好。”我点头说。姐姐满意的点了点头,然后又躺了下来,她把手伸到被子里,我立刻也钻到被子里,向姐姐的头那里挪了挪身体,让阴茎离姐姐更近。同时自己的也更加靠近姐姐的下体。 

  姐姐的头已经伸到了我的被子里,她的手抓住了我的阴茎,灵巧的舌头已经开始在龟头上运动起来,手指在我的睾丸四周轻轻的扣着。我把头伸到姐姐的双腿之间,手伸了过去。我摸到的是一堆毛茸茸,软绵绵的东西,我的手指在终于找到了一个入口,入口处湿湿的,滑滑的,还有两条长形的嫩肉,我的手指慢慢的从嫩肉中间伸了进去。 

  姐姐的身体抖了一下,比刚才分得更开。我的手指摸到了一粒肉芽上,肉芽硬硬的,我又用手指捏了几下,伸出舌头在那个洞口附近舔了起来。姐姐的喉咙里发出了呻吟声,嘴唇更是用力的吮吸着我的龟头,我更加卖力的吮吸着姐姐的下体,而且用牙齿轻轻的叼住那两条长形的嫩肉。姐姐的舌头在我龟头下方的软肉下舔来舔去,我感觉又要爆发了,于是想要拉出阴茎,但是姐姐用力的抱着我的臀,不让我从她口中逃走,我受不了了,精液全部都喷到了姐姐的口中。姐姐的阴道也开始蠕动起来,然后一股咸咸的,略带有腥味的液体流到了我的口中,既然姐姐把我的东西都吞下去了,我也不要客气了,于是将姐姐阴道中流出的液体喝了下去。我们两个抱在一起喘息着,姐姐亲吻着我的阴茎,我则亲吻着姐姐又白又光滑的臀,我们谁也没有说话,而是抱在一起享受着高潮后那舒服的疲劳。